白糖不甜

头像以及封面是约哒稿子禁止私用.
这儿白糖.一个不可爱的沙雕.
杂食动物,入的坑杂吃的cp也杂.
住宿断网,工作日勿扰.
佛系码字,更新看心情.
讨厌kei歪,见到会烦躁.
莫催莫催,催急易弃坑.
以上.♡

【晓箐】阿箐日记(1)


*原著向,阿箐视角,日常小甜饼w
*时间线为二人未遇到薛洋前……看情况决定写不写遇到后1551

DAY 1

我叫阿箐。是个假瞎子。
我在义城晃悠了很久了,靠撞人偷钱混日子。
今天的我依然在用套路“赚钱”,没想到啊没想到,竟然撞上了一个大惊喜——
“惊喜”是一位好看的道长,对我很好。我第一次见到被我撞到后不仅一点儿也不生气还反过来扶我的人……他好耀眼,就像小星星,嗯,星辰一样。
我见他不烦我,便想跟着他。他或许是看我可怜,也没有赶我走。
真是天赐我也。他真的好好看,长得很好看,剑也很好看,衣服也很好看,名字也……很好听!晓星尘,多好听的名字呀。

他“也”是个瞎子。和我不一样,他是真的瞎。我不懂真瞎的感受,那一定很痛苦吧?我不瞎,却装瞎骗人……道长说的对,我不该这样的,不该去骗别人的钱袋。
如果他肯一直让我缠着的话,那我或许就真的不用再靠偷骗去谋生了!但是这样,会不会太麻烦他了……总感觉他会嫌弃我呢。
他领我去义庄休息,无微不至地照顾我。他好温柔,让我感觉不太真实。美好的东西总是易碎的,我不太敢多碰他,我怕他就那么消失在空气中。

(以下内容为第二日早上补记)

夜晚,我睡不着,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,翻来覆去,被单都让我滚皱了。
我还是忍不住开口了,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:“道长,你真好看。”
他似是愣了一下,带着笑意道:“阿箐姑娘更是好看。”
我突然想起我俩应该都是看不见的。
我沉默了一会儿后道:“我们好傻,都看不见,说什么好看不好看的。”
他道:“阿箐姑娘这么可爱,一定很漂亮。”

我用被子蒙住了头。
迷糊间听到了他好听的声音:“阿箐姑娘早些睡吧,小姑娘要好好休息。”

真好。
心里暖洋洋的。

【雷安】骗局. PART 1


*封闭式伪末日Pa,可能会带点儿悬疑推理,涉及到凹凸原设定背景.谈恋爱+惊险刺激(?)
*唯一cp是雷安.请勿刷别的cp.角色无所谓.比心.♡
*有没有肉视情况而定,不要催车,越催越不会开[猛男落泪].吻戏都很生疏.
*大概是个长篇,大概不会弃坑,大概,大概.

PART 1

空荡荡的昏暗房间里只有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棕发少年,和一杯冰凉的水。

少年张了张嘴,喉咙干燥到无法出声。他将杯中的水全都灌进了肚子里,开始剧烈地咳嗽,或许是因为浑身无力,他手中的水杯很自然地滑落到了地上,碎了一地的玻璃渣。

房间里的冷空气让他十分难受,他蜷缩到角落里,靠在墙上,后背马上传来了一股更狠的凉意,这墙壁像是用冰做成的一般,让人发颤。

门开了。有光了。
有人进来了。

少年的脸上写满了警惕,湖绿色的眸子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敌意。

那人在黑暗中勾起嘴角,嗤笑一声,不紧不慢地道:
“那么紧张干什么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少年看不清他的脸,只能判断出这人长得挺高,光线勾勒出的轮廓很好看,朦胧中染上了一丝神秘感。

“你是谁?”

只是经过了一次粗略润喉的嗓音并不好听,沙哑而又低沉,像是被刀割伤过一般,令本就不怎么正常的气氛更加诡异。

“雷狮。你的爱人。骑士,你当真不记得我了?”自称雷狮的男人将眉毛挑的老高,眯起了眼睛,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喜怒。

“安,迷,修。还记得那句【对所爱至死不渝】吗。”

一字一顿。

明明是问句,却是陈述的语气,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。

“…………不记得了。”安迷修皱眉,“你……”

雷狮开了灯,走过去扯住安迷修的领子,紫色的眸子里是不怀好意的玩味,他单手将安迷修提到与自己一样高的高度,直视着人的双眼。

“凹凸大赛呢?你总记得吧?”

阴阳怪气的语调让安迷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“似乎有印象。”
安迷修的目光有些躲闪。

雷狮勾唇笑了,嘲讽地道,“你慢慢想吧。等你想起来了记得叫我一声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。”

雷狮的脸色沉了下来,他暴躁地把安迷修推到了墙上,双手捏紧人的肩膀将其狠狠按住,眼中没有了笑意。

“别他妈跟老子讲道理。你不信也得信。你是我的人,分清主次。还轮不着你来质疑我,骑士先生。”

雷狮的声音没有了温度。他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因为没站住而滑坐到地上的人,冷笑了一声,“安迷修,半年不见,你怎么又变傻了。”

他蹲了下去,凑的很近,贴近安迷修耳边暧昧地吐着气,右手在人臀部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,看着骑士涨红了的脸满意地笑了。

“好好回忆你的过去吧,不要让我失望啊,骑士大人。”

尾音拐了好几个弯。

安迷修揉着还在发疼的头,目光涣散,脸上是已经麻木了的呆滞。

他想起来了。

虽然只想起来了一部分。

他忆起了有关凹凸大赛的全部内容,包括自己之前的经历。

雷狮,他怎么会不记得。

他们可是每天都恨不得把对方掐死的【宿敌】。

他们在最后一个赛段中掉入了时空黑洞,紧接着就被传送到了这个地方。

一个无名的星球。

该说幸还是不幸呢。他们终于不用再在那场残酷的比赛中厮杀,但也失去了成为最终获胜者的资格。

都是命运吧。

安迷修叹了口气。

他现在就是在那个“无名的星球”上吧。

然而,他的记忆进行到这里……便停止了,只剩下一片空白。

为什么接下来的内容被抹去了呢?他不知道。也不想知道。

按照雷狮的说法,大概就是这段空缺的记忆中,他和雷狮…………谈了恋爱?

安迷修又好气又好笑,怎么可能。

爱上自己的宿敌,他有这么可悲吗。

他没有叫雷狮。
为什么?可能只是单纯地不想看到那人而已。

只可惜雷狮却很想看到他,没过多久便不请自来了。

“想起来了吗。亲爱的骑士先生。”

又是那个声音。
安迷修知道,他逃不掉的。

门被男人一脚踹开,竟是直接被踹坏了,可怜地倒在了一边。

雷狮还是那么傲。不管是在凹凸大赛,还是在这里。

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,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许多,却还是带着些沙哑。

“你确定我们谈了恋爱?”

雷狮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,往前走了几步,紫色的眸子里掺了些怒意。

“怎么,你对跟我谈恋爱这件事有意见?”

“有意见,有很大的意见。”安迷修很痛快地答道,“对你这个人更有意见。”

“白痴。”雷狮“啧”了一声,“真他妈搞笑,当初谁追的谁你也不记得了是吧。”

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。”安迷修不甘示弱,“如果我以前眼瞎了,那么我现在改正并不算晚。”

“你他妈几个意思。”

“恶党。”

安迷修的声音很冷,带着明显的疏离与厌恶,让雷狮感到很陌生。

恍若隔世。
上一次听到他这么称呼自己。是两年前了吧。

雷狮只觉得很烦躁。

他辛辛苦苦安排人做事,照顾了安迷修这么久,却只换来了这陌生又熟悉的两个字。

恶党。

只有安迷修会这么叫他。
只有安迷修会这么叫他。
只有安迷修会这么叫他。

“不磨叽了。”

不知过了多久,安迷修才听到这么一句话。

雷狮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把自己的怒火压下去,紫罗兰一样的眸子里是安迷修很少见到的锋利。

“别再跟我扯东扯西了。我跟你谈过恋爱是事实。我们很傻逼也是事实。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还想不想接着谈。”

“不想。”

没有任何犹豫。

“挺好,那就分了吧。”

雷狮说得风轻云淡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
安迷修开口道,“你怎么会这么好心让我活着。说实话,你完全可以不给我饭和水,让我活活饿死。”

“你话有点多啊,骑士。”雷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他用力搂住安迷修的腰,另一只手按住安迷修的头,让他撞在自己的胸口上,“就这么想死吗?”

安迷修皱了皱眉,没有回答雷狮的问题,而是道:

“别碰我。”

“哟,”雷狮乐了,“碰你一下怎么了,我们以前做过的亲密的事多了去了。”

“现在不是分了吗。”

安迷修用力挣扎,没想到用两只手都掰不开雷狮一只手,正在纳闷自己力气什么时候变这么小了,就听到了雷狮冷冰冰的声音,

“分了,你也是我的人。”

安迷修没有再反驳,他觉得自己简直无法跟雷狮交流,他们大概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根本不可能达成一致。

“你还是那么不讲道理。”安迷修淡淡地道。

“是啊。”雷狮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“我以前也对你说过,我不是那种讲道理的人。我跟你谈恋爱是我不讲道理,我吻了你也是我不讲道理,”他勾唇笑了笑,不怀好意,“我上了你,也是我不讲道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

安迷修总算是被雷狮彻底激怒了,他从雷狮的怀中挣脱出来,退远几步,欲召唤冷热流。

安迷修愣在了那里。

“怎么……召唤不出来?”他小声喃喃道。

“傻了吧。说你白痴一点也没错,元力被封印了自己都没有感觉的吗。”雷狮慢悠悠地道,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。

“什么?”安迷修瞪大眼睛,“怎么会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,”雷狮冷笑道,“来到这里的人元力都被封印了。执行封印的那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安稳日子过不了一年就原形毕露,开始进行【缩减人口】。”

“【缩减人口】?”安迷修不解。

“因为这个星球上资源贫乏,还越来越少,已经养活不了这么多人。”雷狮淡淡地道,“所以,贵族的那些家伙打算弄死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。”

雷狮见安迷修没有说什么,便继续道,“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地下城六区,与我们同区的还有那对傻不拉几的姐弟。”

安迷修皱眉,“别这么说艾比小姐和她的弟弟。”

雷狮无视了他的话,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几个区被传送到指定地点进行【人口缩减】活动。涉及到武力智力推理能力各个方面,死亡人数达到一定数目后便会放剩下的人出去。顺带一提,不管是城市还是指定地点,都是封闭式的,不能去外面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安迷修问道。

“因为外面有【怪物】。是我们永远都无法战胜的【怪物】。进行【人口缩减】时想活下来只有两种方式,一种就是靠能力活到最后,还有一种,是【逃生门】。
每个指定地点都会有三处隐蔽的【逃生门】,发现后进入便会直接被传送回自己所在的城市及区域。”雷狮看了他一眼,果然,从那人湖绿色的眸子里看到了迷茫。

“知道为什么我要留着你吗。你虽然脑子不太好使,但还是能有些作用的。进行活动时两人一组,队友会一直固定下去,若队友死了,这组便只有一个人。不会再安排新的队友。懂了吗?”

安迷修听雷狮说了这么多后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。

残酷的规则。

就像自己被夺取了记忆一样残酷。

就像凹凸大赛一样残酷。

“……何时轮到我们?”安迷修艰难地开口问道。

“两天后。”

PART 1 【END】.

我感觉我写的好可怕[自责].其实也并不都是这种阴森森的风格,还是会有甜蜜蜜日常的,但是我母鸡为啥我总觉得雷安这对一定要虐[被打].